马蒂尔德也是衣食无忧的

  佩戴首饰的含义在于建立自己的个性。选择适合自己的首饰应该是一件有多重考虑又充满期待的购物体验,所以一定要找到那件最能表达你的个人的风格或是审美主张的点睛单品。

  胸牌式项链:在胸前挂一个巨大的或是独特造型的项链坠,绝对可以增加气场,表达个性的审美和生活态度。比如Chanel的数字5胸牌项链就是这一季的一个亮点选择。

  珠宝珠串风:珠宝珠串风体现了奢华和精制的生活态度。缤纷的彩色珠宝组合和大珠小珠的层叠搭配,都能营造出吸引眼球的非凡效果。Givenchy、Tom Ford 和Nina Ricci都推出了精彩的珠宝感珠串风的首饰。

  木制首饰:木制首饰可以说是首饰材质的后起之秀。木头质感细腻,又容易被打造成各种不对称的形状,前卫现代感十足。这一季Nina Ricci、Donna Karen、和Marni都推出了不俗的木制首饰。

  金属手镯:金属手镯可是永恒的首饰旋律,2015春夏又强势登场。金属手镯可以说是个性混搭达人的最爱。可以单只佩戴,也可以成组配搭;可以同色系组合,亦可强对比撞色;可以现代,也可以复古。只要你爱美又充满个性,金属手镯一定可以帮你塑造出独特的你。Phillip 3.1、Lanvin和Zivarly都有抢眼的金属手镯供选择。

  挂链首饰:一环扣一环的挂链作为首饰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挂链至今仍旧是时尚人士喜爱的风格。挂链首饰的多变风格可以通过挂链的大小、挂链的材质、还有挂链的组合演绎出来。看好挂链首饰的大牌非常多,Balenciaga、Versace、Chirstian Dior、Gucci等在2015之初都争相推出了最新的挂链首饰。

  几何图案:几何图案首饰是个性时尚达人的最爱。抽象、夸张、巨大的几何图案不仅可以增加你的气场,更可以让你显得与众不同。Chanel、Emilio Pucci、Armani等大牌今年都在几何图案手镯和耳环上大作文章。

  金色首饰:金色首饰奢华贵气,从古至今都是首饰的精典选择。金首饰也可以不土豪,关键是在设计和工艺上要有新意。Mochino、Valentino、Versace这些欧洲大牌和Zivarly都在2015年初推出了各具特色的金首饰。

  颈链:今年的颈链设计和款式也是百花齐放。一款适合的颈链,需要长短适宜的正好卡在脖颈上,优雅干练,品位不俗,是穿着圆形衣领或是戴在衬衣内的首选配饰。颈链可以是各种材质,宝石、金属、珍珠,Lanvin、Chanel、DKNY都有出彩的颈链最新上市。

  复古首饰:复古首饰不仅洋溢着美好的怀旧情调,还充满了浪漫主义色彩,是出席一些特定场合的不二选择。如果与衣着或是手包等搭配得当,还可以赋予复古首饰崭新的现代时尚感。复古首饰的几个大牌当然不肯放过今年的机会,纷纷奉献出最具特色的代表作品,包括Dolce & Gabbana女性感十足的复古项链,Givenchy充满皇家色彩的首饰,还有Oscar de la Renta复古感的花朵配饰。

  我在这里很想谈谈另一个问题,那就是作家的性格。有些作家的性格是软的、绵的,有些作家的性格是硬的、狠的。哪一个更好?心理学告诉我们,性格无所谓好也无所谓坏。但哪一种性格更适合做作家,这就不好说了。“手软”可以成就一个作家,“手狠”也可以成就一个作家,这和文学的思潮有关。

  非常遗憾,敬爱的莫泊桑先生,你全力描绘了马蒂尔德的虚荣,你全力描绘了命运对马蒂尔德的惩戒,但是,为了使得《项链》这部小说得以成立,吊诡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你不经意间塑造了另一个马蒂尔德:负责任的马蒂尔德和有担当的马蒂尔德。

  但是,总体上说,有能力、有勇气深入的作家总是好的。我喜欢“心慈”、“手狠”的作家。鲁迅就是这样。“心慈”加“手狠”大概可以算作大师级作家的共同特征了。用李敬泽的说法,写到关键的地方,“作家的手不能抖”。李敬泽说得对。是的,你的“手”不能“抖”。你“手抖”了,小说就会摇晃,小说就会失去它的稳固和力量。小说家是需要大心脏的。

  在虚拟世界的边沿,优秀的小说家通常不屑于做现实伦理意义上的“好人”。莫泊桑就“手狠”。“发红的手”就证明了莫泊桑的“手”有多“狠”。是的,对于一个曾经的、光彩照人、众星捧月的女性来说,还有什么比“发红的手”更令人不堪呢。在这里,莫泊桑的手必须狠,否则就不足以惩戒,就不足以批判。

  但是,从另一个意义上说,马蒂尔德是在一夜之间“老去”的么?她的手是在一夜之间“发红”的么?显然不是。这个“老”与“发红”是渐变的,有一个漫长的过程。是十年。在过去的十年里头,马蒂尔德目睹了自己的面庞慢慢地“老”去,目睹了自己双手慢慢地“发红”。她也许流泪了,但她没有放弃,她没有逃逸。所以,这里的“老”和“发红”就是责任,就是忠诚。

  的确,莫泊桑“手狠”。当他通过自己的想像看到马蒂尔德的双手慢慢“发红”的时候,另一个概念必然相伴而生,那就是“十年”。在《项链》里,莫泊桑用了一半的篇幅在惩戒马蒂尔德,他给马蒂尔德“判了十年”。这附带着又告诉了我们另一件事,那就是马蒂尔德的耐心。

  我对耐心这个东西特别地敏感。之所以敏感是因为我有一个发现,这个发现想必朋友们都会同意,当代的中国是没有耐心的。我们热衷于快。我们喜爱的是“时间就是金钱,效益就是生命”。这太滑稽了,这个振奋了我们几十年的判断伤害了我们这个民族,它让高贵的生命变得粗鄙,直接就是印钞机上吐出来的印刷品。我们人心惶惶,我们争先恐后,我们汗流浃背,我们就此失去了优雅、淡定、从容和含英咀华般的自我观照。没有耐心,极大的伤害了我们这个民族的气质。

  关于钱,《项链》告诉我们,在1884年前后,也就是垄断资本主义社会,一个法国教育部的书记员收入是可以过上中产阶级生活的。我说“中产阶级生活”倒也没有胡说,无论莫泊桑怎样描写马蒂尔德对自己的生活多么不如意,但是,她的家里有一个来自“布列塔尼”的女佣。因为女佣的存在,再怎么说,马蒂尔德也是衣食无忧的,甚至可以说,是丰衣足食的。

  耐心有它的标志,——我们能像还钱一样耐心地挣钱;——我们还能像挣钱一样耐心地还钱,就像马蒂尔德所做的那样。其实我想说的是这个意思,挣钱的态度决定了还钱的态度,还钱的态度也决定了挣钱的态度。挣和还都特别重要,没有人只挣不还,也没有人只还不挣。要好,两头都好,要坏,幸运赛车投注:两头都坏。

  一个鬼魅的东西终于出现了,这个鬼魅的东西叫钻石项链,换句话说,奢侈品。再换句话说,奢侈的生活。这条项链有多奢侈呢?算起来吓人一条,等于公务员一家十年的收入。

  我想说,这样的生活是多么地美好,这个美好就是正常。我愿意把所有正常的生活看作美好的生活,——你是丰衣足食的,只要你别奢侈。

  莫泊桑为什么对马蒂尔德的虚荣不能原谅?说到底,她奢侈,最起码,她有奢侈的冲动。

  健康的、美好的社会不是不可以有奢侈,可以,但是,只能是少部分奢侈;健康的、美好的社会也不是不可以有贫穷,可以,但是,只能有少部分贫穷。

Copyright © 2014-2018 幸运赛车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2583号-7   网站地图